欢迎来到浩浩美文网!

[谁的梦想是统治世界]谁的梦想谁埋单随笔

心情随笔 时间:2024-06-11

【www.haohaowg.com--心情随笔】

  时下,有很多和堂弟一样的年轻人,有各式各样的梦想,或是学业事业上的梦想,或是房子车子的梦想,但无一例外,都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,尤其是经济上的援助。

  堂弟大学毕业后,进了一家物业管理公司,工作到第五个年头的时候,他打算辞职去北京脱产进修,学习广播电视编导专业。伯母自然不同意,堂弟在这家公司月薪四千元,福利待遇优厚,吃的、喝的、用的都发,放弃这么好的工作去学什么编导,他还真以为自己能成为下一个张艺谋?简直是胡闹。

  伯母让我做做堂弟的工作,别不知天高地厚,趁早打消辞职的念头,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梦想?她年轻的时候还想当空姐呢,不照样在燃气公司当了一辈子抄表员?见伯母反对得如此激烈,我好言好语安抚好老人,准备和堂弟好好谈谈。

  还没等我开口,堂弟就向我大吐苦水。堂弟说从事广播电视行业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,他今年二十八岁了,如果再不去实现自己的梦想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他在物业管理公司做管理人员,已经没有上升空间,他不甘心以后的若干年继续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重复类似的工作。

  堂弟责怪自己的母亲怎么就不能支持他一回,让他圆自己的梦想。作为过来人,我理解他,年轻人和老年人的不同就在于梦想的价值不同,在伯母眼里分文不值的梦想在堂弟眼里价值连城,给多少金银财宝都不换。

  我问堂弟:“你学习广播电视的学费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堂弟告诉我,他从上班第一个月起,就开始积攒进修的学费,目前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。我笑着对他说:“既然两年的学费都没有问题,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,完全可以先斩后奏。”“姐姐,我只凑够了学费,生活费还需要家里赞助,当然这个钱我保证将来会还给我妈。”堂弟有些理不直气不壮了。

  我这才明白症结所在,伯母不仅是反对堂弟辞职,不好好工作,还不赞成已近而立之年的堂弟继续“啃老”。

  堂弟问我:“姐姐,你前年不也到省城脱产进修了一年吗?”他不提醒,我还忘了,两年前,我从服务多年的老东家离职,到省城一所大学进修了一年外语。

  说起这次进修,我也是大费周折。我在语言方面有些天赋,大学里学的却是新闻专业,由于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,一直没有机会深造。参加工作的第四年,我本打算去进修外语,但是我当时按揭了一套单身公寓,如果脱产进修,没有经济来源,既要负担昂贵的学费,又要按月还银行贷款,肯定会吃不消。恰好单位有在职进修网络传媒的名额,以我的资历申请到一个名额,利用双休日的时间到省城络传媒专业,这样,既不影响工资、奖金等收入,又增加了自我提升的砝码。

  一年后,我从普通职员升到了专题部主任的位置,薪资翻番。做了三年的管理工作,在参加工作的第八个年头,我义无反顾地向上司提交了辞职申请,把房子剩余一年的尾款提前还清。在无债一身轻的情况下,我拿着自己的积蓄联系了省城的一所大学,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英语学习,踏踏实实地重温了校园生活。

  之所以给堂弟回顾了我的这段进修经历,就是想告诉他,有梦想没有错,不轻言放弃也没有错,错的是自己没有埋单的能力。

  在我的开导下,堂弟表示他愿意边工作边学习,等条件成熟了再去进修。靠天靠地靠父母,不如靠自己。有条件,我们要圆自己的梦想,没条件,创造条件,我们也要圆自己的梦想。圆梦的前提是滴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haohaowg.com/qingganrizhi/333427/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