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浩浩美文网!

[与书为伴]与书为伴与文字相依随笔散文

心情随笔 时间:2020-03-23

【www.haohaowg.com--心情随笔】

  [与书为伴]

  记得在前面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:书之于我,如茶之于父亲,这是一生中最亲密,最不能分割的伴侣。

  一直很遗憾,失学较早,没能系统地坐在教室里多读几年书。每每去外地,路过大学的校门,总会让我痴痴地望上半天,现在不愁吃喝的孩子们,恐怕很难理解我心中的这份痛楚,那是我很深的一个情结。

  幸好,还有书为伴,至少缓解了我心中的那份苍凉和感伤。年少时的我,是爱书如命的,许是受了父亲影响很深的缘故,我们兄弟姊妹都喜爱读书。常记得小时候,尤其在夏夜,人手一本,或躺或坐,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故事里,很美的事情。

  父亲曾是地质学院的高材生,在新疆、内蒙等地工作,因病回家休养。后来因眷恋家乡不想再回去,又不愿接受在矿上当干部的父亲的照顾,自愿下井做了一名挖煤工人。搁现在,会有多少人笑他傻。而那年代的人,就是这么正直、纯真。

  下井很苦,父亲在井下曾因救助工友而被砸伤脚趾,粉碎性骨折。伤好后,每次回乡下老家,骑车百里,脚都会肿的象发面包子。但父亲却从未忘记对我们的教育,尤其刚改革开放那几年,社会很乱,父亲每次回家,包包里都是大量书籍和报纸,带给我们很丰茂的精神食粮。

  爱上书,也是从那时起。《桥隆飙》、《啼笑姻缘》、《宋宫十八朝演义》、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甚至很多版本的《毛主席诗词选》……那时的书刊不像现在这样丰富,父亲尽量选一些我们能看懂,还有点意义的书籍。

  我们稍大些,每月父亲回家,会给我们每人两、三元的新纸币做零用。哥哥、姐姐都很懂事,往往交给母亲,补贴家用。只有小弟弟偶尔会留一点,馋了买根冰棒吃。我一开始也是交还母亲的,自从上了初中,疯狂迷恋上书籍以后,便常常跑十几里路,去邻县的一家供销社(也就是现在的商店)买书。

  我们所住地与邻县搭界,那时没有专门的书店,只是在供销社里专设了一个柜台卖书刊杂志。来回我都是“飞毛腿”,从不觉得累。

  跑勤了,卖书的阿姨认识了我,会把她认为好的一些书推荐给我。当我没钱买只好回家时,她会为我留一段时间。

  心里也是常自责的,家里生活条件很艰苦,我却常买些邻居眼里不顶吃,不顶喝的“劳什子”回来,邻居觉得父母太宠我,但父母从来没埋怨过我。尤其是母亲,从没有追着跟我要过这些零用。知道我买书,父亲有时还会多给我一两元。

  偶尔也会作斗争,同龄的玩伴常戴一些漂亮的发卡,五角、一元就可以买一个,我是唯一没有的。站在书柜前,手心里常常把纸币攥出汗,最后还是买书的愿望占了上风,捧着它,如捧着上天送给我的最精美的礼物,贴在胸口,竟是那样的温暖和幸福

  《春风》、《十月》、《小说月报》《小说选刊》……那时的书还是比较“干净的”,不像现在,好多书刊都是“色当其道”,每每读完,唇齿留香,意犹未尽。每一本都被我精心整理,甚至还用旧报纸包上书皮。即便哥哥、姐姐借看,也要提前预约,不允许折页,不允许留字,不然我会大哭大闹,疯起来连一贯厉害的哥哥也会惹不起我,呵呵。

 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表哥有一天拿了一本新买的《千家诗》来显摆,为了看到这本书,我用了很大功夫给表哥拍马屁,终于弄到手。但毕竟不能占为己有。聪明的我用写过字的作业本,擦掉铅笔字迹,剪短,用线缝合起来,一首诗,一首诗的抄录。几天时间,竟把一整本书都抄完了。妈妈笑着说我是小疯子。

  中学毕业那年,父亲去世,我失学在家。最苦闷的是同龄的伙伴们都走进了高等课堂,而我那时学习成绩还不错,年级几百名学生总是排名前几,心理落差很大,自卑感深深淹没了我。

  在田地里挥汗如雨时,每每看到同学路过,都躲到瓜棚里或秧田深处,不愿见人。哥哥也放弃了再次冲刺高考,他深深理解我的悲哀,经常从同学、要好的伙伴那里借书给我看。

  我像个瞎子忽然看到了光亮。村里甚至村外,只要听到谁家有书,一定想方设法弄来看看。也不管看懂看不懂,这恐怕是我一生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。幸好与书为伴,缓解了我青春的饥渴,也利用书中的故事,笼络了表弟、表妹的芳心,让他们成了我忠实的拥泵。没少帮我给家里捡柴,挑野菜。呵呵,虽是雇佣童工,还不发工资,可连法律也难奈我何呀!

  十七岁第一次外出打工,挣回二十四元钱,母亲一文没要,我报了一个文学函授班,只是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老师负责点评一下,但我仍是很开心。也在同年,第一次参加诗歌征文大赛,获奖,认识了我生命中第一个“贵人”,市文联的诗人,晓滨老师。老人很和蔼,花白的头发,戴着一副宽边近视镜,亲切的拍着我的肩膀,叫我小娃娃。一老一少,交谈甚欢,其实那时,我是并不怎么懂得如何创作诗歌的。

  老人说了很多鼓励的话,送了我很多书籍,怕我拿不了,帮忙打包。我的惊喜自不在话下,一路晕乎乎的回家,,其中有一本《诗意浅说》,可能是我接触的最早,也最完整的解说诗歌的东西,尽管当时不一定能理解透彻。

  现在,网络盛行,还有多少人肯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呢,包括我自己,虽然常喜欢手不释卷,但一些大部头却再也没有耐心看完。书本散乱的堆在窗前、案几上,也早已没有了当年虔诚待书的心情。

  因总是时常搬家,书无处存放,还被我卖掉了几麻袋,现在想想还有些心疼,那时的书,很便宜,几毛钱一本,现在很多都不再出刊了。现在的文字多绮丽、繁华。也很难再读到当年那么纯净、清爽的文字了。

  友人借书,常借不还,我亦不复当年勇敢,追其索要。多年动荡,好多书都被装进袋子,束之高阁。其实一直渴望有个漂亮的大书橱,能让我的书们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,幸福做梦!

  姐姐说,等我安定了,不再漂泊动荡,第一件事,就是买个书橱给我。只不知这个愿望何时才能实现,我这漂流的宿命啊。

  但还是感谢这些书籍,陪伴了我无数个孤寂无眠的夜晚,带给我一缕馨香,一丝温暖。于静静流年,像我最亲密的家人,伴我苦乐,让我拿起笔,用文字记录下点点滴滴的悲欢。

  [与文字相依]

  喜欢呆在黑夜的一隅,静静地聆听自己;习惯了自己承担所有的悲喜,将它们凝于蝌蚪般的文字。

  朋友曾告诉我:喜欢文字的女人,注定是善感而忧伤的。也许是吧,至少累了,依偎着它们,能带给我一丝很真实的温暖。

  曾经在暗夜里偷偷祈愿,不要再有来生,今生的痛就让我一次尝完;来生,请不要再让我做人类,很傻很傻的梦吧。

  为什么要生而为人呢?!时常喜欢这样问自己。做飞鸟、做花儿不好吗?也许只有飞鸟和花儿最懂得它们自己的快乐和悲伤,是人类强予了它们美丽的幻像,它们同样也要经历雪雨风霜。

  喜欢在半夜披衣而坐,望窗外寂寥的月亮,心里也似乎撒进了微尘。倔强的想跟命运争斗,到头来累累伤痕,仍不肯低下这颗头颅!

  沉淀着所有思想,努力去做到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却为什么总会无端的怅惘。脱下坚强的伪装,渴望还原我小女子的模样:保留一点点天真,一点点调皮,渴望得到一点点娇宠,一点点怜爱,不去刻意变成别人眼中喜欢的优雅“时装”。

  淡淡的月光,婆娑的树影,象摇晃的心事。人,为什么要有感情呢?!那样让人心伤、易碎,而又不由自主深陷其中。

  付出了,不一定能得到回应,又何苦强行挽留。

  望瘦了星光,,憔悴了岁影,谁能体谅?!不如将心事赋予明月清风……

  只想安静的活着,在梦的彼岸,寻回丢失了的那份纯真;只想简单的开放,简单的枯萎;简单的爱,简单的拥有……

  不想再去思考明天,无法预知的,总是美丽的。今天,好好面对行走的过程,尽管崎岖难行,但一步步走过,收获的或许才是生命最美的初衷。

  痛的,快乐的,统统装进记忆的背囊,珍惜该珍惜的,放弃该放弃的,这,便是生命每一时刻的成长。

  当有一天,我微笑着睡去,请告诉我:我是否也曾经像飞鸟和花儿一样美丽过?

  在文章里看朋友阐述自己,只是女子,喜欢侍奉文字。是啊,只是女子,喜欢写些心情文字,给命运寻条驿站,给情绪找个出口。累了,痛了,拥抱着它们,能感觉活着的真实的温度。能拥有一点阳光,一点温暖,一点小快乐,一点小幸福。可以为你开怀的笑,可以因你自由地哭。

  失去了,收获了,你会随着我同悲同喜,不离不弃。不用在意别人的脸色,不用刻意的伪装自己。本是小小的刺猬,为了爱,拔掉了身上的利箭,却又有谁来在意你已是千疮百孔。幸好还有文字,还能对着它偷偷微笑,像个傻傻的孩童。

  还能微笑的女人,谁能相信她会跌倒不起。

  虽不优雅,满身泥泞,但至少站立着,在人世间穿行……

  还能对着云儿呢喃,还能倾听松竹涛声。

  灵魂不会湮灭在雨巷,我也不要撑伞前行。

 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风雨也会嫉妒我雷霆般的吼声。

  弹簧的力量就是压到顶点就弹起来,我知道这个世界有时不允许做梦。

  追逐着夏夜的心情,忘记时间与尘世。尘埃中厮守、相拥,死亡也不能剥夺真正的永恒。

  我要在这绝望的红尘画一块天空,感受夜凉的微雨和清风,让彼此的心灵相互取暖,让我们自由自在的相爱,飞腾!让我说出祈祷的虔诚,让我们都如小小的萤火虫持灯前来,只为绕过命运的水坑,给黑暗照亮一点光明!

  让我们拥有雄鹰的眼睛,撕破黑夜的阴霾,卷起强劲的风,穿越思维的隧道,穿云破雾,涤荡心灵。

  在风雨中从容穿行,快乐拨响生命的风铃,感悟生活的点点滴滴,写下最真实的心情。让风雨雕塑我们为标本,只要那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!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haohaowg.com/qingganrizhi/57087/

推荐内容